高校教师评价机制应该如何平衡教学和科研论文?

2014年12月22日下午,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周鼎在人人发布状态,称不再开设公开课。作为在四川大学人气超高的老师,周鼎在校园里和网络上有很多支持者。12月23日,周鼎在人人网发布了《自白书》,表达了对高校重科研轻教学的不满。《自白书》链接:人人网清华女教师重教学被辞退不公

那么高校应该如何平衡高校教师评价机制中的“科研”和“教学”所占的比例呢?
已邀请:

sunset -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

赞同来自:

科研与教学的冲突,不是中国特色。

周与方也不是最惨的,帝国理工的Stefan Grimm教授都被逼得自杀了。
Publish and perish at Imperial College London: the death of Stefan Grimm
科学网—教授最后的e-mail


目前的趋势是学校越好,对科研要求越高。
这里原因很多,其中有两个原因,我觉得非常重要。

1、科研的显示度要远远高于教学。
前段时间帮着教务做了一个教学队伍评价的分析,分析到最后,我们居然发现,找不到一个比较合理可以用来衡量教师教学效果的指标。
科研好评价,教学不好评价,趋利避害的本性,导致无论是学校还是教师自然热衷于科研。

2、除了传播知识的任务外,高校还有一项重要的职责是创造知识。
如果没有新知识的创造,社会就不会进步。所以越是好的高校,创造知识的责任与任务就越重。这也是为什么越好的学校,越强调科研。


对于教学与科研的关系,我个人认为没必要对立起来。
作为教师,既不能说纯搞科研,也不能说纯搞教学,两者应该是并重的关系,尤其是在较好的学校。教学的重要性必须强调,但强调教学的重要性,不意味着就可以不搞科研。
事实上,在科研过程中会加深对教学内容的理解,这是有利于教学的。

以四川大学为例,985高校,全国排名也很前,这种学校的老师,要求自然是要比一般的高校高的。清华就更不用说了。
这两个学校,对比美国大学,应该是中国的藤校级别吧。

在美国是怎么一个做法呢?美国是怎么处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。
据我所知,科研搞不好,别说职称了,教职(faculty)都拿不到。
所以在拿到tenure之前,美国的助理教授们科研压力是非常大的。
而拿到tenure之后,科研压力会小下来。甚至不做科研,学校虽然会不爽,但是也不能那你怎么样。但此时,如果被学生投诉说教学不负责任,教学搞不好,并被裁定成立的话,tenure也保不住教职。


我认为,作为教师,教书育人是基本要求,是能被当成一个教师的基本要求。
教学搞不好就该滚蛋。(这句便宜话好说,但不好实施,教学的评价很困难)
但在一个好学校里面,要想晋升,那科研怎么可能不做要求?(目前,强调的是这个)
by 匿名用户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